首頁 > res > literature > essay > > 正文

一起抵制穆斯林—還世界一片安寧—從抵制清真食開始

發布人:[email protected]    點擊:

極端穆斯林不同,伊斯蘭原旨主義賜予了極端分子足夠的仇恨,足夠的殘暴,他們能夠給美國人歐洲人帶來恐懼,能夠給俄國人中國人送去死亡—同時也會給俄國人,給美國人,給歐洲人,給中國人,送去足夠的仇恨

為什么要抵制穆斯林

每次恐襲之后所說的那樣,暴恐分子是有罪的。普通穆斯林是無辜的。

因為他們和我們一樣過著平常的日子,為孩子,為婚姻,為工作而拼搏著努力著。最多就是和二戰前的猶太人一樣,因為宗教習慣和信仰,和社會大眾格格不入,從而引來輿論無限的猜忌。他們的善良和淳樸,都是確定無疑的事實,理應得到尊重和理解。

Screen Shot 2017-02-27 at 12.19.01.png

但是,在戰爭和仇恨面前,事實從來都毫無價值。——猶如古老的諺語:”當戰神開始怒吼的時候,第一個被消滅的就是真相。”


一個作用力一定會有等量的反作用力。

無差別的屠殺,必然導致無差別的仇恨。

無底線的殘忍,必然招來無底線的恐懼。

無邊的恐懼和仇恨之下,去奢求理性,就如同和一個快死的人談論理想一樣可笑。


任何沖突,只要有流血,就肯定不會有道理,只要有死亡,就一定會有仇恨。

更何況是一次又一次的流血,一次又一次的死亡。


這個時候去討論,

你是不是和平的穆斯林,重要嗎?

你是不是善良的穆斯林,有意義嗎?

你是不是溫和的穆斯林,有價值嗎?

在血淋淋的尸體面前,去討論這些,是何等的幼稚,何等的愚蠢。


人性和道德只存在于風輕云淡的太平年代。

而殺戮過后,唯一的問題就是,“你是不是穆斯林。”

如果你是,那么你就會被仇視,被痛恨,被厭惡,被恐懼,被報復,甚至被屠殺。

Screen Shot 2017-02-27 at 12.21.43.png

如同歷史上無數次演繹的一樣。

當冉閔頒布殘忍的報復屠殺令的時候,你是不是善良和平的羯族人重要嗎?

當十字軍踏碎耶路撒冷城墻的時候,你是不是溫良謙讓的回教信徒重要嗎?

當納粹開始舉起屠刀殺戮猶太人的時候,你是不是信仰布爾什維克的猶太人重要嗎?

當塞族人屠殺波斯尼亞穆斯林的時候,你是不是善良和平的穆族重要嗎?

當胡圖族屠殺圖西族的時候,你是不是善良和平的圖西族重要嗎?

當土耳其屠殺亞美尼亞的時候,你是不是忠誠可靠的亞美尼亞人重要嗎?

當蘇軍大炮無情地轟擊柏林居民區的時候,你不是善良溫順的德國人重要嗎?

當美英鋪天蓋地的轟炸機無差別屠殺德日平民的時候,你是不是忠誠于納粹或者軍國主義的德國人或者日本人重要嗎?


當仇恨萌芽,當殺戮開啟,一切法律,一切道德,一切善惡,一切是非,都不存在了。只有你死我活,只有非勝即敗,就像希特勒說的那樣“要么你踏著我的尸體活著,要么我割下你的腦袋欣賞。“這才是戰爭的邏輯,這才是仇恨的力量”——相比之下,沒有仇恨和殺戮的戰爭,如阿富汗伊拉克戰爭中的西方人,毫無力量,也沒什么可怕的。


沒有仇恨的戰爭,就沒有力量。所以西方人中國人俄國人看起來相當軟弱。而極端穆斯林不同,伊斯蘭原旨主義賜予了極端分子足夠的仇恨,足夠的殘暴,他們能夠給美國人歐洲人帶來恐懼,能夠給俄國人中國人送去死亡——————同時也會給俄國人,給美國人,給歐洲人,給中國人,送去足夠的仇恨和足夠的殘暴。

為什么要抵制的清真食品


清真不只是一種食品,而是一種經濟掠奪與宗教擴張的手段!

不得不說,現在街上清真食品確實多,伊利、加多寶、今麥郎、魯花、康師傅……那天我在超市買了一袋酵母,牌子叫“1”,中法合資,廣西生產,竟然也是清真的,網友說,清真酵母不叫什么,還有產清真口香糖了,甚至,清真礦泉水都有了,看來清真已無處不在了

Screen Shot 2017-02-27 at 12.04.30.png

比如在超市里,果然看到的凍雞產品都是清真的,什么六合、華都,當時記了好幾個牌子,時間久了都忘了,都是清真的,有興趣的朋友去超市時可以關注一下。以前我只知道一些地方的牛羊肉市場被回民壟斷,總以為那是一種個別地方的個別現象,沒想到雞類冷凍品市場都被清真壟斷了,這一刻,我下意識的想,這一現象是否意味著,我在某個快餐店或是大街上吃了個炸雞腿,也間接給伊斯蘭教捐了款呢?之所以有這種想法,是因為我知道,掛清真牌可不是免費的。

魯花花生油,竟然是“清真”……

康師傅方便面,也是“清真”…

伊利牛奶是清真很多人應該不陌生…

從此牛奶,我只喝蒙牛!



比如你開一家普通的屠宰場,怎么樣才能讓自己的牛肉清真起來呢?當然要請個阿訇來誦真主之名嘍,在宰牛的時候,阿訇要全程陪同,那么阿訇為什么要全程陪同呢?呵呵……因為要給他發工資唄。

換句話說,我們吃的清真食品里,有一部分利潤,是要給阿訇的,根據可靠人士透露,這筆錢數額非常巨大。換句話說,我們在吃清真食品的時候,其實是在給阿訇交稅……有沒有一種被搶劫的感覺?反正我感覺不太好……

 然后阿訇們收了這筆錢之后,自然不會用它去建學校,資助邊遠窮地區,建清真寺、搞傳教活動才是王道,對吧?所以我就在想,我不吃清真食品,把省下的錢捐給邊遠窮地區的小孩,該多好,何必用來間接的建清真寺呢?

沒有貶低的意思,西北地區經濟不發達,教育資源匱乏。穆斯林收了那么多錢?但是,有多少正規學校是 清真相關的錢修建的!(稅收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我買清真食品,間接出了錢!

特別是西北地區的一些城市的回族同胞,你們那邊的教育質量,人均素質都很低,很多基礎建設都沒搞好,難道你們想靠著清真食品來實現現代化么?


普通回族,維吾爾族缺乏科學素養,最大的受益者是誰?當然是宗教團體嘍,所有人都信古蘭經,對近百年來科技的發展沒啥了解,這妥妥的是忽悠的好對象啊,清真立法簡直一箭雙雕有木有?

為什么要抵制清真餐?

抵制清真餐,是因為清真產品的最大受益方是伊斯蘭教,而伊斯蘭教保留了大量的歧視女性,仇視非穆斯林的內容。


抵制清真餐,是從經濟上控制伊斯蘭教的蔓延速度,也是目前為止最合理合法的針對伊斯蘭教進行影響的手段之一。

清真寺和伊斯蘭教協會有了錢,可以建更多的清真寺、穆斯林文化研究中心,穆斯林學校等等,吸引更多的人尤其是漢族加入,擴大自己的隊伍

隊伍越大,吃清真食品的人就越多,吃清真食品的人越多,清真食品企業就越多,清真食品企業越多,清真寺和伊斯蘭教協會就越有錢,妥妥的正循環。

回民組織越有錢,回民遇到事情他們就越賣力氣的出面幫著解決,如此,回民的向心力就越強。

尤其是遇到回漢沖突這種事情,清真寺越有錢,組織能力就越強,當年中牟事件,山東河北西北的回民大規模千里馳援,說背后沒有人組織,你信么?每一次回漢之間有個大事小情,警察都向著回民,以漢族人吃虧為結局。為什么?警察慫么?不是,警察怕丟飯碗,一來是國家那個N……的兩少一寬,二來,警察辦事要是不讓回民沾光,立馬就有回民組織去給他們的上級施壓,然后上級便開始出來和細泥,警察便有可能成為某一事件的替罪羊,從而丟了工作,換你是警察,你不怕下崗?

清真飯店或是清真食品廠要求采購與生產線等關鍵崗位上的人必須是回民

如此,解決了回民的就業,并且,整個廠子里回民都要占一定的比例,而如果一些人因為自己是回民的身份而得利,那么,他會更加在意自己的身份,而如果漢族看到這樣的身份可以讓自己沾光,回漢通婚的后代便都會成為回族,詳情請參照高考加分。已有的先例:《河南省清真食品管理辦法》中規定,生產單位的少數民族從業人員,一般不得低于本單位從業人員總數的15%;經銷單位的少數民族從業人員,一般不得低于本單位從業人員總數的20%;飲食服務單位的少數民族從業人員,一般不得低于本單位從業人員總數的25%——看清楚了,這是省級條文的硬性規定,為回族就業提供了充分保證,甚至不排除未來有漢人或滿人等其它民族的人為了一個飯碗改民族的可能。名正言順的用利益將一部分人捆綁在一起,團結擴大了自己的群眾,讓越來越多的回民走進政府的執法隊伍,這便是為什么回民拼命想推行清真食品立法的一個重要原因。

清真食品企業多了,回民組織有錢了,就有足夠的錢來支持回民中的士紳階層,會有更多回民的孩子考進高等學府,擠進公務員的隊伍,然后,利用公職為自己的民族謀私利。

民委/民宗局就是個例子,全國只要有民委/民宗局的地方,基本上都有回民,這些人的作用就是遇事給回民張目,沒事兒時管國家要錢。能讓財政撥款建清真寺就建清真寺為子孫爭地盤兒,建不了清真寺掙個牛羊肉補貼也行啊。反正是用全民的錢為自己人謀福利,還能刷刷存在感,何樂而不為呢?

當回民的公務員多了,有權的多了,搞文化的多了,就會搶占社會資源,搶占文化宣傳陣地。

蘭州大學伊斯蘭研究所所長丁士仁公開鼓噪八百里秦川是伊斯蘭開墾的,好象回民進入中國之前,800里秦川是不毛之地、周秦漢唐都不存在似的。不要小看了這種鼓噪,現在這些觀點被漢人罵娘,被回民“認為”是一種“有爭議的說法”,數百年后,這些書中的觀點便是可以引的“經”,可以據的“典”,未來,隨著人口的增多,一旦國家有難,難免會有人振臂一呼,大吼一聲“自古以來”……

一個地方,原本一個回民沒有,來了一家開拉面的之后,不久就會出現第二家,第三家,然后便開始想著建伊斯蘭教協會,想著管政府要地要錢建清真寺,清真寺一旦建成,這輩子甭想拆了,拆一個你得補我倆,拆個小的你得補我個大的。


并且,做為祖產,一代代傳下去。他們一點點的蠶食著其它民族的地盤,但他們的主盤永遠是他們的,只有他們蠶食別人的份兒,別人休想蠶食他們的。

吃清真食品的人多了,不止回民在生產環節就業率高了這么簡單,清真企業越多,伊斯蘭教協會清真寺等等就越會拼命推動清真食品立法,為什么?

因為立了法,就得有執法者,再小的執法單位其執法者里都必有穆斯林,這樣全國范圍內便可以有幾萬名穆斯林擁有了行政或事業編制,不但解決了穆斯林的就業,最重要的是,在天朝,執法權意味著什么,就不用說了吧,參考一下城管,那可都是有一定身份地位的兄弟們啊。一下子便讓數萬自己人端上了鐵飯碗,換你,你不拼命給清真食品立法?

每一天,13億中國人中有超過一半兒人不知不覺中吃著“清真食品”,間接為伊斯蘭教捐了款而不自知,你或許不是故意的,但你吃的雞肉凍制品全國范圍內已沒有非清真的了,全國每天有多少人吃凍雞肉制品,可想而知。不止凍雞肉,面粉,食用油,酵母,牛奶,方便面等等,稍稍留意一下就會發現,中國人的餐桌,已經慢慢被清真食品侵占了。

清真食品讓回民沾了這么多光,如果你認為它對回民全是好事,那就大錯特錯了。

沾光的只是少數人,大部分人則是犧牲品。不信教的回民,出去吃飯時,也不敢吃非清真的,怕惹來閑話。加之現在越來越多的企業招工、甚至一些學校招生時也不愿意招回民的孩子,為什么?惹不起啊。沒見過回民打架的,請自行補腦。少部分人的得利讓大多數人成為了犧牲品,從這一點兒上講,不讓伊斯蘭教在中國坐大,也是在幫那些不信教的回民同胞脫離苦海。

清真食品,是維回等民族和漢藏滿等民族之前的一道隔離墻。

回民的孩子,即使不信宗教,也會因為不吃豬肉而不自覺的和其它人有了身份的區別。然后,利用非穆的善良心理,10個人中有一個穆斯林時,大家也會去清真餐館吃飯,于是,錢讓回民飯店的老板賺了,讓生產清真食用油的企業賺了,讓生產清真面粉的賺了,讓生產清真醬油的賺了,宗教也可以利用這一渠道撈錢,讓自己慢慢坐大……

以前我看炎炎南風的帖子《對德州三三一事件的思考》中這樣來形容回民的寵大網絡:“在這個對外界封閉的網絡組織內,他們的各種信息每天在迅速流動、高效傳遞。清真寺自成網絡,“者馬體”以學習、宣教的名義在各地進行串聯,年輕穆斯林的QQ群遍布各地,小學、中學、大學生一到寒暑假都要參加坊上的宗教知識培訓班,穆斯林商界、學界、教界車來車往,交流頻繁,探討會、交流會如雨后春筍,阿訇**聯盟、回族聯盟方興未艾,穆斯林志愿者組織在各地積極禁酒、清查清真市場,乃至建立各地牛羊肉屠宰市場的壟斷地位,一期又一期的內部刊物在網上迅速傳遞發送……”當時讀這段文字時我就納悶兒了,他們不工作了?天天玩這個?哪來的錢呢,現在我知道了,十三億人捐的,直接或間接的,通過清真食品捐給了清真企業,捐給了伊斯蘭教。

當13億中國人每天有許多人不知不覺的為這個宗教捐了款,這個宗教在中國坐大只是時間問題,我雖然對這一宗教不太了解,但我看到了伊拉克與敘利亞的今天,看到了許多信這個宗教的國家的現狀。過去的2015年,敘利亞人民背井離鄉、孤苦無依的凄涼一次次觸動了我,海灘上漂著的幼兒尸體一度讓我淚流不已,發自內心的,我不希望這一宗教在中國做大,遺禍我們的子孫。

清真食品像一道隔離墻,從幼兒園起便將一些孩子與另一些孩子隔開,讓這些孩子從小便知道,“我們”與“他們”不一樣。國家為清真食品立法,便是從法律層面上確認“我們”與“他們”確實不一樣,“他們”不遵守“我們”的餐桌,“他們”便是違了法。

國家的認同,說到底是文化的認同,身份的認同。國家的長治久安,需要的是融合而不是區分,更不是隔離。國家法律應該是將“清真食品”更改為“穆斯林專用食品”,這樣即可以保證穆斯林不會吃錯,又可以解放那些無神論的回維兄弟。以法律的形式確認某種食品是專供伊斯蘭教宗教徒吃的,而不是要求非宗教徒也必須吃的,即,如果某人父母信伊斯蘭教,而孩子不信,孩子是可以吃豬肉的,從法律的層面上解放那些“無神論”的回維同胞,尤其是世俗化了的年輕人,讓他們可以擺脫宗教的束縛,名正言順的過上與其它人無差別的世俗生活,這才是國家應該做的。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