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res > literature > essay >

債務與通貨膨脹—淺說你手中的錢如何被稀釋被搶走的!

author:zhoulujun    hits:

自2008年至今,國內M2已增長了近4倍,在國內流動的人民幣比全世界流動的美元還多近1倍的情況下,居然還實現了匯率穩定、物價穩定(不算地產)。在“雙穩定”的同時,實現翻倍的印鈔計劃,

不管是美帝、日帝和歐帝的政府債務,或者是中國的企業債務、地方政府債務,全球主要經濟體的問題,追根溯源都可以歸結到債務問題。

640.jpg


從債務部門來分,實體經濟債務可分為企業債務、家庭債務與政府債務——

其中,政府債務已經讓主要發達經濟體(美日歐)都不堪重負。

下圖就是主要國家的政府債務與GDP比值(用地圖比例+數字表示),為了保障圖片清晰,請橫屏查看。

20171204113946864068569.jpg

熊貓說要給自己瘦身,蝸牛說要給自己減負,政府說要降低債務,央行說要貨幣保值——這可謂當代裝逼式四大謊言……

當然,我們知道,市場經濟分兩種:

一種是市場經濟;

一種是特色主義市場經濟。


市場經濟下的美帝、歐帝和日帝,其最大頭的債務負擔都落在了政府頭上,比方說美帝國債規模高達20.4萬億美元,而日帝的國債/GDP的數字更是高達230%,位居全球之冠。

 

特色市場經濟當然不能這么俗氣,債務絕對不能由領導們負擔——

根據公開數據,2016年底中國的政府債務/GDP僅為41%,即便是考慮到地方債的發行和諸如鐵路總公司這樣的企業,中國的政府債務也不過在60%左右……


60%的這個政府數據,簡直能讓美帝、歐帝、日帝等發達經濟體羨慕得哈喇子流1000米,在羨慕、嫉妒和恨得牙根癢癢的時候,他們轉身卻發現,原來,特色市場經濟的最大特色就是國有企業債務高得嚇人。


在市場經濟國家,與政府的公共債務相對應,“企業債務+家庭債務”通常上被稱為私營部門債務,但這個概念到了特色市場經濟中就不能再這么說……

 

因為,我們的經濟體中,除了政府永遠牛逼之外,還有國有企業、特別是央企也是“共和國的長子”,某種程度上說,其債務其實也屬于公共債務,更不必說,還有無數地方政府的城投債,不過是掛著公司的名義,暗地里這些債務其實也是由地方政府的信用來擔保。

 

在中國,只有小老百姓的家庭債務+民營企業債務,才能稱之為私營部門債務。

 

三四年前,中國政府就開始說要降低債務,但三四年下來,總債務卻越降越多,目前企業債務+居民債務的水平已達極度危險的200%以上的水平——


在分析了2146家中國上市公司之后,路透社得出結論稱,截至2017年9月底中國公司的債務總額同比增加了23%,是2013年以來的最快增速! 

在家庭貸款方面,中國當前的家庭貸款規模相比2016,暴漲了30%!

 

下圖就是1980年以來不同國家經濟危機爆發之時企業+居民債務的情況,為保障圖片清晰,請橫屏查看(2016年底數據與中國處于同一水平的加拿大和澳大利亞,已經各自爆發了房地產和匯率危機)。

640.jpg

按照2016年底全球74億人口計,217萬億美元的債務平均到每個人頭上有3萬美元,約合人民幣20萬元——如果按照每家4口人計算,全球不分窮國和富國,每個家庭平均負債80萬元人民幣。

 

對所有那些全部財富加起來都不足80萬元的家庭來說——

生而為人,你很抱歉!

因為,債務平均,你家欠了80萬!

 

不要以為,這些債務都和你無關!

 

在信用紙幣時代,這么高的債務比例,根本不可能靠正常的經濟發展還清,唯一能解決這些債務的辦法,就是印鈔、印鈔、印鈔!


自2008年至今,國內M2已增長了近4倍,美元同期僅增長1.5倍,在國內流動的人民幣比全世界流動的美元還多近1倍的情況下,居然還實現了匯率穩定、物價穩定(不算地產)。供給側改革如此成功,要感謝新時代,在“雙穩定”的同時,實現翻倍的印鈔計劃,憑空就讓社會財富增加一倍,讓低×人群中分離出一批中×人群,僅用十幾年,就完成了資本主義社會幾百年來才完成的財富積累。

 

央媽每一次印鈔和信貸大放水,都意味著你手里的錢被稀釋……

 

謹慎生活、量入為出、尊老愛幼、誠實善良的我們,禁不住要發飆怒罵:

滾你媽的,到底哪些龜孫們欠下這么多錢?

 

當你真的以為,政府必須要靠印鈔來解決這些債務問題的時候——

 

你又忽然聽到,到處都是傳言縮表、加息、去杠桿的聲音,中國的10年期國債收益率已經突破4%,美國10年期國債利率突破2.3%……

 

政府和央媽真的有意愿、有能力加息和緊縮么?

不妨把不同利率水平下,實體經濟每年要支付的利息給大家算一下。

640.png

美帝政府一年財政收入只有3.3萬億美元,就算利率升到最普通的6%的水平,美國政府總收入有1/3以上都要用于支付利息——

你覺得,美聯儲會使勁兒加息,讓美國聯邦政府破產么? 

中國的企業+居民債務,也按照最普通的6%的水平,一年都要支付9.4萬億元的利息;如果按照10%左右的利率水平,一年更是要支付15.6萬億元——

你覺得,中國央行會加息,讓中國企業和借債民眾全部破產么?

債務重壓之下,央媽和政府會怎樣裝逼?

你覺得,中國央行會加息,讓中國企業和借債民眾全部破產么?你覺得,中國央行會加息,讓中國企業和借債民眾全部破產么?


中國債務的極限在哪里?又與你何干?


普及一下當代信用紙幣體系下的真理:債務和信貸(貨幣)是一張紙的正反面。

每一筆債務,對于欠錢的人(政府、企業和家庭部門)來說,這是債務;

切換到另一面,對放貸的人(央媽及整個金融體系)來說,這叫信貸!


為什么我們的債務這么高?

答案很簡單:我們印鈔(及衍生出來的信貸)太多了!


為什么整個社會的貨幣+信貸泛濫?

答案很簡單:我們借債太多了!

640.jpg

問題來了,我們中國的債務到底有多高?

 

我們親愛的央媽有一個統計數據叫做“社會融資規模”,其定義是:

實體經濟從金融體系獲得的全部資金總額。

 

根據開篇所講的原理,你可以反過來理解,這就是中國整體的債務規模(不考慮實體經濟內部部門之間的借貸,更不考慮私人借貸)。

 

這個數字有多大呢? 

根據央行的統計,截止到2017年10月份,這個數字是172.21萬億元,這就是明面上中國全部債務總額的統計。 


中國2016年的GDP規模為74.4萬億元,這樣算下來,中國當前的債務規模大約是GDP的231.5%。

 

當然,因為沒有考慮影子信貸,這個數字是偏低的。

 

相比罪惡的美帝、歐帝和日帝,中國的金融體系總體來看并不復雜,主導信貸的是國有商業銀行,而非投資銀行。絕大部分債務也主要來自穩定的銀行信貸而非企業債券和股權融資。

 

麥格理集團首席經濟學家胡偉俊曾經估計,2015年底,中國的銀行貸款占到了非金融債務的58%、債券占20%,其余來源于影子銀行。

 

根據他們的估計,2015年底中國的非金融的債務為GDP的245%,其中分為國有企業貸款、私營企業貸款、居民貸款、中央政府債務、地方政府債務等。

下圖即為2002-2015年中國非金融債務的變動情況。

640.jpg
將這些債務分成居民債務、企業債務(國企+私企)和政府債務(中央+地方)的話,中國與美帝、日帝以及泡菜國2015年比較結果見下圖。

640.png

2014年以來,由于外匯儲備減少導致的外匯占款開始下降,整個中國影子信貸增長十分迅速(見下圖)。

640.jpg

按照瑞銀中國首席經濟學家汪濤的估計,考慮影子信貸的規模:

2015年底,中國非金融部門債務規模175萬億元,占GDP的比重為254%;

2016年底,中國非金融部門負債規模205萬億、占GDP的比重為277%。




汪濤估計,2016年底,在中國的總債務構成中,政府債務占GDP比重約為68%,居民部門的債務約占45%,非金融企業債務約為164%——對應的數字分別是50、33和122萬億元。

640.png

這里政府債務,不僅包含中央和地方政府所發行的債券、也包含了城投債和其他通過企業資產負債表進行的部分準財政融資(政策性銀行融資)、四大資產管理公司的遺留債務及鐵路總公司負債等。

2015年以來,中央政府對地方政府債務管控十分嚴格,但地方政府為實現經濟增長目標,依然通過一些準財政渠道繞開監管增加了債務規模,在2016年底其規模大約達到了33萬億元的規模(相當于GDP的45%),如果中央政府不放松管控的話,這很有可能就是地方政府負債的極限。

640.jpg

按照任何一個標準看,國有企業債務都已經陷入借新債還舊債的龐氏騙局之中,而為了維持這個龐氏騙局——當然,龐氏騙局也可以維持很久,但如果還要增加債務,這就如同東北特鋼、丹東港已經宣布債券違約,你還要借給它錢……

 

我在“債務重壓之下,央媽和政府會怎樣裝逼?”一文中提到,因為利率很低,企業發債沖動強烈,在政府的大力“去杠桿化”之下,路透社通過研究2146家上市公司之后得出結論:截至2017年9月底        中國公司的債務總額同比2016年增加了23%,是2013年以來的最快增速!

 

更值得說道說到的,是居民債務快速增長的事兒。

因為,與發達國家相比,中國居民債務水平看上去并不高(見下圖)。

640.jpg

正是這個“不高”,讓我們周小川行長在2016年初的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上信心滿滿的對財經媒體說:

“個人住房加杠桿邏輯是對的。住房貸款應該有大力發展的階段。個人住房貸款在銀行總貸款的比重還是偏低的,有的國家占到40%-50%,中國只有百分之十幾,所以銀行覺得還是比較安全的產品,所以有很大的發展機會.”

 

既然行長說“有比較大的發展機會”,那自然就要大力鼓勵居民貸款買房咯!

 

大城市如此高的房價,如何能讓居民繼續涌入房地產市場?

那當然就是漲價+央媽放松信貸咯!

于是,2016年中國房價飛漲——

 

在房價飛漲中,在爭先恐后的貸款買房發財潮中,居民部門債務成功暴增至GDP的45%,不知道可否滿足了周行長的要求?

 

其實,這個“不高”不過是個假象,我們的周大行長似乎沒有考慮到:

中國的居民部門債務低,是因為中國民眾整體可支配收入低!

因為可支配收入低,中國的居民債務比率應該與印度、俄羅斯、墨西哥等國比較,而不是與美國、日本這些因房地產泡沫爆發金融危機的發達國家比較;

更不能與香港、澳大利亞、加拿大等全球公認房地產泡沫經濟體比較。

 

如果考慮居民部門債務與可支配收入的比率,就知道中國居民部門的債務杠桿率一點兒都不低——從2007年的不足35%,已經暴增至90%(見下圖)!

640.jpg

相比之下,美國日本當年房地產泡沫破裂前夕,其居民債務與可支配收入比值均達到了120%以上,而在泡沫破裂后已經回落到100%的水平——這說明,中國的居民部門債務已經基本到達極限。

 

如果我們剔除國有企業,把民營企業+居民部門視為實體經濟中有能力增加債務的私營部門的話,其債務增長速度2015年以來極為驚人(具體見下圖)。

640.jpg

總結:


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國有企業、私營企業、居民部門這五大非金融部門中,有能力增加債務的,除了偉光正的中央政府,其他部門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在2016年底中國債務達到277%的高點之后,如果中央政府不主動發行更多國債的話,中國的債務極限只能達到相當于GDP規模300%的水平!





什么明斯基,什么經濟危機,滾粗!

它們壓根兒不適合中國。

 

這就怪了,債務這么高,接近龐氏騙局,為什么看起來沒事?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國運昌盛、天佑中華”?

 

哎,哪有那么神奇啊?!

無非是外國鬼子們不懂特色市場經濟的構成,誤會了很多東西而已。

 

他們不知道,中國的企業分為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國有企業有政府兜底;

 

他們不知道,國有企業(特別是央企)一直在玩投機融資和龐氏融資,一直在賭央媽會不斷放水來稀釋債務,賺錢了當然是自己的;如果不幸玩砸了,形成銀行壞賬不用自己承擔,最終有央媽印鈔兜底;

 

他們不知道,中國的國有企業、國有銀行以及地方政府的債務和信貸,對于偉光正的中央政府來說,無非是錢放在身上哪個兜里的問題,反正最終通過印鈔由全體屁民承擔;

 

……

 

不同的危機,有不同的原因和表現形式。

但在中國,這都不是事兒!

 

第一,亞洲金融危機式,不怕不怕啦!

 

亞洲金融危機為什么爆發?

根本原因是泰國、韓國、印尼、馬來西亞等小龍小虎們,資產虛高,匯率自由,外匯儲備太少,不足以應對大量外債到期和外匯兌換沖擊。

 

可這個問題,在中國根本不存在。

 

截止2017年10月份,中國外匯儲備仍然高達3.1萬億美元,而全口徑外債余額僅為1.6萬億美元左右,其中一半左右還是人民幣債務。

640.jpg

另外,中國還有持續的貨物貿易順差,每年大幾千億美元呢!

 

最重要的是——中國存在嚴格的資本管制且相當有效,你普通人想兌換個美元,嘿嘿,先報上來再說,我批不批另說,你還有什么說的?

 

只有那些實施浮動匯率而又高度依賴外部融資的國家,當外國投資者突然撤資或資金流入停止,才會爆發亞洲金融危機式的經濟動蕩,中國連基礎都不存在。

 

有誰知道,1994年1月1日中國匯改前夕(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由5.7瞬間調整到8.3并穩定),中國有外債840億美元,可全部外匯儲備才210億美元。

 

存錢根本不夠還外債,紙幣瞬間貶值30%,這該是多大的事兒——

但是,那個時候爆發金融危機了么?

 

沒有!

那個時候都沒有,今天又怎么可能爆發這種典型新興市場金融危機?

 

第二,內部龐氏融資鏈條斷裂式危機,不怕不怕啦!

 

因為某個事件(如加息或某系統重要公司破產),投資者恐慌拋售金融資產,由于所有人都想拋售資產,一時間賣家遠遠超過買家,市場流動性迅速枯竭,從而引發資產價格大跌,并觸發進一步的拋售……

 

這是典型的“明斯基時刻”,2008年金融危機就是這么發生的。

 

不過,誠實的說,自從1971年全球各國央媽掌握了點紙成金的魔法之后,經濟體龐氏融資鏈條斷裂,從來都不是問題!

 

2008年因雷曼兄弟倒閉引發危機,是因為美聯儲坐視不救造成的恐慌——因為雷曼是私人公司,美聯儲出手相救會引發道德危機。

 

像我們天朝,主要金融機構都是國有,任何一個稍具系統重要性的銀行、券商、保險機構乃至大型國企出現問題,央媽肯定立即出手,根本不會考慮什么道德危機,更不會任由恐慌蔓延。

 

       更進一步,中國的所有融資活動中,銀行貸款占了60%左右,而債券融資又占了20%左右,其余的才是股權融資和影子信貸系統。    

640.png

在銀行、保險、證券、信托、期貨五大金融行業里,銀行資產規模占了絕對大頭(占比近85%)。

640.png

在銀行業里面,工農中建交五家國有商業銀行又一下子占去近40%。如果考慮到和政府部門類似的三大政策性銀行的規模(國家開發銀行、中國進出口銀行、中國農業發展銀行2017年的資產規模已經達到26萬億元),銀行業資產占據了整個金融業95%以上的份額。

 

一個95%以上資產規模屬于國有、可以由央媽印鈔兜底的金融體系,你還擔心它爆發什么金融體系內部的龐氏鏈條斷裂風險——

 

您,您,您,腦子是怎么想的?

 

中國的金融體系就決定了,只要銀行業不出大問題,其他行業的任何問題都是小問題——即便爆發像2015年年中那樣劇烈的股災,或2016年末的蘿卜章債災,都不過是小Case罷了。

 

不信,你再看看2016年迄今東北特鋼、渤海鋼鐵、丹東港債券違約事件,動輒都是幾百億上千億的規模,龐氏融資鏈條斷裂,擱國外早就造成大危機好幾次了,可在中國,你看見爆發什么金融危機了?

 

另外,正因為大型銀行基本都是國有,對大銀行的信任如同對中國政府的信任,政府對于金融市場的控制能力,要遠超發達國家(美帝、歐帝和日帝),中國也不太可能出現大規模銀行擠兌危機。

 

第三,日本長期通縮式危機,不怕不怕啦!

 

日本1990年初期金融泡沫破裂至今,絕對是個研究金融危機的絕好樣本。

 

中國很有可能發生的一種情況,就是日本式衰退——

但這個也是有前提的。

 

1990年,日本的債務過分集中在房地產和股市上,欠下巨額債務之后:

對民眾而言,信貸的崩潰讓人們持續減少消費,量入為出,消費減少進一步導致了社會生產力衰退,而老齡化進一步加劇了這種狀況;

對企業而言,高債務使其專注償還債務而縮減開支,沒有了擴張沖動,由此導致整個生產體系陷入停滯;

對銀行而言,高的壞賬率的提高,嚴重抑制了貸款的發放和增長。

 

因為以上原因,導致日本整體的生產、消費以及銀行信貸都陷入萎縮狀態,有人稱之為整個社會的“資產負債表衰退”癥。

640.jpg

然而,今天的中國和90年的日本大為不同:

對居民來說,過去30年可支配收入和消費能力的增長雖沒有以前強勁,但并未明顯萎縮,再加上中國城鎮化仍在推進過程中,大城市、中等城市、小城鎮再到農村的梯級消費鏈條,不斷在升級,不斷需要新的滿足,由此導致整體消費不會出現明顯萎縮;

即便是欠下巨額的龐氏債務,但中國國有企業和地方政府卻并不缺乏生產擴張沖動,2016年到2017年上半年的信貸井噴證明,即便負債率已經比較高,債務不可持續,但是出于政績考慮,國有企業和地方政府還會繼續投資;

對銀行來說,因為不是私人商業銀行,行政指令很大程度上可以決定中國銀行業放貸的積極性,即便是商業銀行不愿放貸的領域,我們還有國家開發銀行、中國進出口銀行、中國農業發展銀行繼續放貸,不會太考慮收益情況;

 

第四,地方政府債務危機式,不怕不怕啦!

 

在罪惡的美帝國,他們的地方政府是對下面的民眾負責而不必對聯邦政府負責,那反過來聯邦政府自然也不必為地方政府負債負責。

 

由此導致一個很糟糕的結果就是——

地方政府的財政收入可能枯竭,沒有錢花了,政府也可能破產(甚至中央政府都可能關門),例如底特律市政府,加州政府等……

 

在中國,地方政府都是對上面的中央政府負責,地方長官也由中央任命,可以說是中央政府的親兒子,這樣一來地方政府的債務,其隱含的也是中央政府擔保,一旦真正出現問題,中央政府一定會全力解決。

 

換句話說,就是整個中國政府實質上就只有一張資產負債表,如果這張表上負債太多,那么可以由央行出面印鈔解決,這還能爆發什么危機?

640.jpg

就在三年前,2012-2014年中國的地方政府債務(以城投債為主)到期規模太大,一度傳出危機謠言,但2014年下半年,財政部和央媽共同出臺政策,先是允許地方政府借新債還舊債,央媽則接受地方債作為抵押品——

 

說白了,就是地方債直接由萬能的央媽給貨幣化了。

 

時間換空間,就這么一個小小的規定,不知不覺中就輕松化解了一度鬧得沸沸揚揚的地方債問題;更早的,從1999年到2009年,本應被壞賬爛賬死賬拖破產的五大國有銀行通過四大AMC公司起死回生(想了解的請點擊:阿三,你怎敢向我們學習?)……


哪一次不都是一樣的套路?


地方政府債務都可以這么解決,中央政府債務問題更不必說——盡管當前中央政府債務很少,無需貨幣化。

 

像美帝聯邦政府那種,國債上限導致政府沒錢花,動不動遭遇政府關門的事兒,真是要被我們的大靈導們笑死!

第五,房地產崩潰式危機,不怕不怕啦!

個人認為,中國金融體系最大的風險來自價格虛高的大城市房地產——

如果大多數投資房產的民眾選擇拋售或不能支付房貸,將導致房價大幅度下跌,中國的銀行體系將首當其沖,隨后整個經濟體系將遭受重創。

 

這個可能性的確存在,但在2016年下半年到2017年,從中央到地方政府出臺了大量限購和限售政策(全部都是為了保護房價),阻斷了房地產的流動性,迫使投資房地產的人不得不將房產變為長期持有,不至于一下子賣到市場上形成價格沖擊,從而避免了房價急劇下跌。

 

另一方面,在房價2015年大幅度上漲以來,中國一直實施很高比例的房貸首付政策,這確保了購房者有足夠的能力償還后期房貸,只要控制房地產不發生暴跌,斷貸的一定都是個別現象。

 

更重要的是,中國的城市土地都是國有——如果某地的房地產出現了大跌跡象,政府可以通過控制土地供應阻止房價進一步下跌!

 

所以美國式的房地產泡沫崩潰危機,中國也不會發生……

640.jpg

五種可能性都被我給否決了!

 

總之,中國經濟體量已經這么大,而且各經濟部門產業類型齊全,內循環足夠,外循環也不怕,內部民眾又吃苦耐勞容易滿足——

內部問題,印鈔全解決;

外部問題,資本全管控!

 

所有傳統意義上的金融危機,都不可能在中國發生!

 

最糟糕的情況,像1994年那樣突然大幅度調低匯率,調整勞動法,制造業成本立馬下降N個點,接下來,產業基礎完備、人員素質足夠,外資潮水般涌入……

 

有什么危機可言?

 

我們這些屁民,天天替老爺們擔心什么危機,擔心什么債務過高(我前面的文章里說過,中國持續近40年實質負利率,一直都在補貼各種債務人),總感覺像老農民擔心皇帝的金飯碗丟了怎么吃飯的問題……

 

---------

看了以上描述,所有的突然性的劇烈金融危機都不會發生,感覺中國就像童話里的美好世界。

 

難道,我們真的生活在美好的“中國夢”中?

640.jpg

真是做夢!

 

凡事皆有兩面性——我們不會遭遇劇烈金融危機的那些原因,也正是我們經濟體最隱蔽糜爛的傷口!

 

只要最終由中央政府擔保,所有的債務其實都不是問題,因為——

當代信用貨幣體系下,印鈔機可以解決一切債務問題!

 

但是,央媽出手解決任何一筆龐氏騙局式債務,都會讓我們的財富被不知不覺中被稀釋那么一點,我們辛苦血汗所創造的財富,就這樣一點點的被這些龐氏債務所吞噬,變成某些隱秘的人群的龐大財富。

 

當然,有一些債務央行不會幫忙解決——

比方你欠銀行的債務,你欠其他人的債務,別人欠你的債務……


這些債務,永遠不可能有誰來幫你解決——這真用到了國際歌里的那句話:

世上從來沒有救世主,一切都要靠自己!



轉載本站文章《債務與通貨膨脹—淺說你手中的錢如何被稀釋被搶走的!》, 請注明出處:http://www.qsexmk.tw/html/res/literature/essay/2017_1204_80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