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res > economics > finance >

支付、結算、清算細講

author:zhoulujun    hits:

目前實現跨行清算的系統主要有銀聯跨行清算系統、第三方支付系統、人行的網上支付跨行清算系統(超級網銀),本文主要介紹銀聯的跨行清算系統。

跨行清算業務與清算對象

首先從業務上講,銀聯的支付清算包括清分和資金劃撥兩個環節。清分是指對交易日志中記錄的成功交易,逐筆計算交易本金及交易費用(手續費、分潤等),然后按清算對象匯總扎差習慣應收或應付金額,簡言之,就是搞清楚今天應該向誰要多少錢,應該給誰多少錢;資金劃撥是指通過特定的渠道和方式,完成應收應付資金的轉移,簡言之,就是明確通過何種渠道,拿回應收款、付出應付款。

20160727184101443.jpeg

清算資金的劃撥方式


境內的跨行清算通過人行的大額支付清算系統完成資金劃撥,銀聯可以主動借記或貸記成員機構的清算賬戶,通俗的將,借記就是我向別人要錢,貸記就是我給別人錢;境外的跨行清算通過銀聯代理清算銀行(中行和匯豐),通過銀行與銀行直接的結算匯兌系統完成,但目前只能實現貸記結算;境內的收單清算可以通過人行的小額支付清算系統完成資金劃撥,部分分公司保留通過當地人行票據交換系統完成資金劃撥,但均只能實現貸記結算。




對賬方式


對賬方式根據自主清算和非自主清算進行區分。境內的跨行清算和收單清算均采用自主清算,相應的對賬方式是先以銀聯清分結果為準,先行辦理資金劃撥,然后成員機構、第三方機構或商戶再根據銀聯的對賬文件,對比本身的交易明細,如果有錯誤就通過差錯方式處置;外卡收單清算及部分跨境業務均采用非自主清算。




銀聯清算系統與大小額支付的關系


無論是跨行清算還是收單清算,銀聯都是作為一個特許參與者,加入大小額支付清算系統,完成銀行卡交換業務的資金劃撥。銀聯通過大額支付系統,實現境內成員機構清算賬戶之間的雙向資金轉移;銀聯通過小額支付系統和當地票據交換系統,實現與境內第三方機構和商戶之間的單向資金轉移。


在大額支付清算系統中,銀聯享有比商業銀行更大的特權,因為銀聯可以借記或貸記對方的賬戶,商業銀行只能貸記對方的賬戶。在大額支付清算系統中還享有借記特權的只有國債登記公司,而且其借記操作還需要國債作抵押。



銀聯的支付清算包括跨行清算和收單清算,二者的對象不同:跨行清算是針對收單機構和發卡機構的清算;收單清算是代替收單機構針對商戶和收單專業化服務機構的清算。


     支付究竟是啥?

  讓我們推理下支付前后究竟發生了什么?

  最容易想到的,當然是資金的變動咯。最簡單的場景,加入小明支付了一筆訂單(先不考慮退貨退款流程),那顯然這錢呢,是從小明的銀行賬戶,跑到了全家的賬戶。

作為交易的最終狀態,這么說是沒錯,如果是現金交易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呢,這么著沒有任何問題。然而小明沒有現金,全家怎么做到收款呢,總不見得小明打個白條,讓全家上銀行提款吧,小明同意寫,商家也不認呀~于是乎,我們有了下圖無現金情況下更為熟知的版本~

  作為交易的最終狀態,這么說是沒錯,如果是現金交易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呢,這么著沒有任何問題。然而小明沒有現金,全家怎么做到收款呢,總不見得小明打個白條,讓全家上銀行提款吧,小明同意寫,商家也不認呀~于是乎,我們有了下圖無現金情況下更為熟知的版本~



小明刷了卡/掃碼支付,全家據此打印收據,小明確認后走人。對小明來說,這圖似乎圓滿了。但是,從資金角度,無論是儲值卡、銀行卡、還是掃碼支付,支付的端到端過程,才剛剛開始,即便單以支付論,也缺少了全家端的完整支付鏈。所以有了下圖:

  小明刷了卡/掃碼支付,全家據此打印收據,小明確認后走人。對小明來說,這圖似乎圓滿了。但是,從資金角度,無論是儲值卡、銀行卡、還是掃碼支付,支付的端到端過程,才剛剛開始,即便單以支付論,也缺少了全家端的完整支付鏈。所以有了下圖:



鋪墊了這么久,支付還是支付,對小明來說,還真就是搖一搖、掃一掃、刷一刷,并通過手機短信、微信提醒感知到扣款的過程。對商戶來說,也就是看到收據打印出來,確認資金到賬的過程。冰山之下需要說的,還真不關支付什么事,而是所謂幕后的清算和結算。

  鋪墊了這么久,支付還是支付,對小明來說,還真就是搖一搖、掃一掃、刷一刷,并通過手機短信、微信提醒感知到扣款的過程。對商戶來說,也就是看到收據打印出來,確認資金到賬的過程。冰山之下需要說的,還真不關支付什么事,而是所謂幕后的清算和結算。


  中篇:結算究竟是啥?

  結算是與支付聯系更為緊密的環節,從人行有個專門的支付結算司就可見一斑。隨著信息技術的發展和進化,支付和結算的概念似乎有所剝離,支付更為大眾所熟知,或許不夠嚴謹,簡單理解,結算可以看作是以銀行類的金融機構為主體視角,與公司、個人或者其他金融機構之間發生的專業化的后臺結算行為。

  以前述小明同學為例,在付款時,在他看來是支付,在他的開卡行來看是與小明之間發生的結算行為。對于全家來說,同理,收款行為從他們結算賬戶開戶行的角度來看是明確的結算行為。而中間環節,還可能存在小明的開卡行、全家的開卡行、第三方支付機構的開戶行、銀聯在各行對開賬戶的結算行為,為簡化圖例,將上述例子拆分成多種場景。

  場景1:小明通過萬通卡付款,假設萬通卡的結算賬戶開在工商銀行ICBC,全家的結算賬戶開立在中行。

  則有下圖(簡便起見,假設這里沒有資金到賬的時間差):

這里需要關注的是,萬通卡的發卡機構,他家的備付金賬戶與他自有的結算賬戶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其中存有的金額是千千萬萬客戶用真金白銀換得的儲值卡余額,而非他的自有資金,是要分賬戶核算的。

  這里需要關注的是,萬通卡的發卡機構,他家的備付金賬戶與他自有的結算賬戶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其中存有的金額是千千萬萬客戶用真金白銀換得的儲值卡余額,而非他的自有資金,是要分賬戶核算的。


  道理類似于我們在證券交易所的股票托管賬戶,跟證券公司的自營盤是要嚴格分開的,否則就老鼠倉了。另外,實際跨行轉賬方式有很多種,因交易金額、時效性條件的不同,分錄也會有所不同,這里為方便理解,僅用最簡單的示意性分錄,下述場景同理。

  場景2:小明通過招行信用卡刷卡支付,全家的結算賬戶依然在中行。

  則有下圖:

作為集萬千銀行寵愛于一身的銀聯,自出身起就自帶聯通各銀行的平臺化使命,鑒于銀聯既認識招行,又跟中行很熟,他通過自身在這兩家行的賬戶,就完成了對小明和全家看來的到賬工作。

  作為集萬千銀行寵愛于一身的銀聯,自出身起就自帶聯通各銀行的平臺化使命,鑒于銀聯既認識招行,又跟中行很熟,他通過自身在這兩家行的賬戶,就完成了對小明和全家看來的到賬工作。


  至于說會不會出現因為招行業務發展太好,導致最后銀聯清算款項在招行賬上大肆增加,而在中行賬上不斷減少,乃至透支呢?實際情況是上圖還少了最終大BOSS人行支付系統,劇透一下清算部分的內容,大致情況是銀聯通過人行支付系統在招行和中行間完成資金調撥,從而只要根據業務情況總體把控好頭寸,是不會出現一邊倒的余額的。

  場景3:小明通過支付寶將默認的付款賬戶設為招行信用卡,全家的結算賬戶仍為中行。

  則有下圖:

是否感覺跟場景2的圖例非常類似?近幾年在人行監管政策不斷逐步放開的大背景下,隨著支付寶、財富通等依托強大的電商、社交平臺優勢和資金沉淀,成為了商業銀行眼中的香饃饃,促成了如圖以支付寶為例的多銀行快捷結算通道。明修棧道、暗度陳倉式的繞開了銀聯,而跨行間的賬戶管理,則可完全借勢于人行的跨行支付體系。

  是否感覺跟場景2的圖例非常類似?近幾年在人行監管政策不斷逐步放開的大背景下,隨著支付寶、財富通等依托強大的電商、社交平臺優勢和資金沉淀,成為了商業銀行眼中的香饃饃,促成了如圖以支付寶為例的多銀行快捷結算通道。明修棧道、暗度陳倉式的繞開了銀聯,而跨行間的賬戶管理,則可完全借勢于人行的跨行支付體系。


  而與銀聯不同的是,在電商業務背景下,在收到客戶打款與商戶收款存在合理的確認時間差的情況下,巨大資金沉淀產生的價值幾乎是商業模式式的標桿性勝利。而在銀行們擁抱支付寶們的同時,在銀行對賬單里,卻看不到大數據時代最需要知曉的客戶購買內容,是否下一個被修了棧道的是當下大而不倒的銀行們?

  無論是如上哪個場景,看到的都是在市場化競爭時代疊加互聯網影響下,銀行支付結算壟斷地位的不斷降低,商業的本質沒變,但完成的工具和設計理念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幕后與臺前,思考和行動從來沒有像現在這么重要過。

  下篇:清算究竟是啥?

  說到清算,應該算是三姐妹中,離市場最遠,而離銀行的基礎設施最近的一個。說白了,就是一系列的臟活累活打包干,來確保最終客戶端的支付結果的正確性。

  銀行作為資金的中介,最大的資產在于信用,最大的責任在于保障客戶資金的安全性,最大的文化在于面對真金白銀時的嚴謹態度。放在清算環節,那就是一系列的體制機制,來保障賬務處理的正確性,能夠應對各類異常情況,有條不紊的處理。所以在支付、結算端看來結果是金額變動的正確,在清算端是一系列的結算前、結算中、結算后處理及監控。只有說到清算,才會需要理解支付系統的基礎設施的關鍵維度。拋開學院派的嚴謹,大致可以做如下畫風清奇的理解:

其中清算系統及網絡是清算星球,清算參與者是廣大人民群眾,清算標準語言是清算星球的官方語言,清算主要功能是清算政府的職能架構,幕后大BOSS是各國金融體系的大命脈-政府和央行。

  其中清算系統及網絡是清算星球,清算參與者是廣大人民群眾,清算標準語言是清算星球的官方語言,清算主要功能是清算政府的職能架構,幕后大BOSS是各國金融體系的大命脈-政府和央行。


  先來看看清算系統及網絡,拋開人行支付體系本身的層級和清結算關系,以全球化視角來看,支付清算系統的朋友圈大概是下圖這樣的:

這里有意忽略了支付系統之間的架構層級關系,各大大小小的金融機構,可以看作是分布在網絡中的一個個土著居民。居民的賬戶之間要通信,總能通過常識來尋找最短的清算路徑。如果是兩家行都在中國且用的是人民幣,則不會逃出大額支付、小額支付、超級網銀的范疇。如果一家歐洲行和一家中國行在沒有互相賬戶關系的情況下,則有可能在清算路徑上既跨越某個歐洲的清算系統,踏過SWIFT網絡,不遠萬里找到中國的收款對象。

  這里有意忽略了支付系統之間的架構層級關系,各大大小小的金融機構,可以看作是分布在網絡中的一個個土著居民。居民的賬戶之間要通信,總能通過常識來尋找最短的清算路徑。如果是兩家行都在中國且用的是人民幣,則不會逃出大額支付、小額支付、超級網銀的范疇。如果一家歐洲行和一家中國行在沒有互相賬戶關系的情況下,則有可能在清算路徑上既跨越某個歐洲的清算系統,踏過SWIFT網絡,不遠萬里找到中國的收款對象。


  清算星球是一個關系社會,是否混得如魚得水取決于土著居民們的朋友圈厚度。有些居民含著金鑰匙出身,自有一群寒門投遞投名狀,有些則憑借著清算政府的支持成為擁有特權的買辦階層。以境內外幣支付小政府為例,示意圖如下:

如果要辦好事,首先要建立在對清算星球法制體系的熟悉和掌握上,這就對應了標準化的清算語言體系,報文規范、結算工作、結算方式,給進入清算星球建立了較高的準入門檻。

  如果要辦好事,首先要建立在對清算星球法制體系的熟悉和掌握上,這就對應了標準化的清算語言體系,報文規范、結算工作、結算方式,給進入清算星球建立了較高的準入門檻。



將清算標準語言用于清算星球的日常運作,就是清算職能的分布,雖然各大清算政府提供差異化的政策規章,宏觀上看,還是整一個英雄所見略同,跳不出如來的五指山。

  將清算標準語言用于清算星球的日常運作,就是清算職能的分布,雖然各大清算政府提供差異化的政策規章,宏觀上看,還是整一個英雄所見略同,跳不出如來的五指山。



終于有人把支付、結算、清算背后的故事講清楚了!

  說回到上文結算場景中,銀聯或者支付寶,其在不同銀行的賬戶,如果需要完成資金的調撥,真實對應的就是清算部分講了這么長的故事。兩家銀行間大致要通過報文的發送,回執的接收,N*報文的接收+發送環節(N=報文經歷的清算環節,假設A、B、C、D行,A和B是大行互相認識,C結拜了A,D結拜了B,那么C和D之間的轉賬,可能需要通過C-》A-》B-》D的過程),最終收款行的報文接收,支付處理。銀行清算鏈條間小伙伴們的對賬。如有差錯和疑問,還要做好撤銷、沖正、支付、退匯、查詢查復(信息查詢與確認)的操作。


  鑒于清算涉及到賬務處理的正確性,資金頭寸的有效管理,從流程角度,往往每個部門職責都需要三個小伙伴,經辦、復核和授權職責分離地有效完成。所以小小一個支付,銀行扮演了幕后英雄的角色。

  清算還是比較復雜的,這里只是浮光掠影地捋了捋大概的脈絡,具體等回頭有時間,可以慢慢整理一些專題出來專門講講。

  小結

  第三方支付也好,互聯網也好,最可怕的在于銀行對于信用信息、交易數據的壟斷環境已經不復存在,技術某種意義上扮演了顛覆和融合的角色,于是,我們看到了很多原來銀行才有的內部信息外化為了客戶體驗更好的支付寶賬單、京東賬單,支付的時效性、清算的時效性在市場化環境下,變更越來越清晰透明,客戶對于服務體驗的要求越來越高。互聯網大佬們建立的互聯網銀行更是把這種山雨欲來風滿樓推向了某種極致,銀行積累幾十年的流程和經驗或許需要思考以一種更高效的方式,才能在新時代,找到未來發展的新契機。

    參考來源:

微信公眾號貿易金融

銀聯的跨行清算體系架構分析

轉載本站文章《支付、結算、清算細講》, 請注明出處:http://www.qsexmk.tw/html/res/money/finance/2018_0309_8079.html